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大小企业齐冲量 维生素C价两年内跌七成

 时间:2020-06-03 09:20:19 来源: 
大小企业齐冲量 维生素C价两年内跌七成

进入河北石家庄开发区的黄河大道,一股特殊的酸味扑鼻而来,这股气味来自世界上产能最大的维生素C(下称“VC”)生产商石药集团旗下的维生药业。和所有其他VC生产商一样,今年的冬天让维生药业感到异常寒冷。

VC原料药的价格一整年来都在下滑。数据显示, VC价格已从2009年100元/公斤的高位降到目前26~28元/公斤的水平,行业龙头也已不堪重负。石药集团在港上市公司中国制药年中财报显示,公司VC系列销售收入9.78亿港元,同比下降14.6%.

“在技术水平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产能过剩必然造成价格下滑。”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谈圣采对记者感慨,中国原料药领域不断出现恶性竞争,VC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

谁的扩产冲动?

除了荷兰帝斯曼(DSM)外,目前全球主要的VC产商都集中在中国。而本土企业则以石药集团、华北制药、东北制药、江山制药等四家企业为主。

现在,产能过剩成为VC行业挥之不去的“阴影”,谁在扩产却成为一个谜团。11月21日,石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坚称,公司近两年并没有扩张产能。“大企业的产能都比较稳定,关键是那些新增产能的小企业。”上述石药负责人认为,小企业盲目扩产是造成这轮跌价的主因。

然而,今年部分小企业已停产许久。曾在2009年上马近3000吨VC产能的山东润鑫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健告诉记者,公司的VC至少已停产了半年。记者获悉,曾被称作行业新秀的山东鲁维制药有限公司,今年也已停产VC.

张健认为,价格下滑的主因还是大企业的产能持续高于需求,从而引发供求失衡。“我了解的是,在海外市场大企业手里仍有约4万吨的库存没有消化,价格自然要下跌了。”

一些小规模VC生产企业的人士相信,行业龙头们事实上仍有很强的扩产冲动。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,东北制药的增发募资方案中,计划将VC的原料山梨醇的产能从4.5万吨增加至7.68万吨,全部用于公司自产VC.按照生产比例,这些山梨醇至少可以供应3万吨VC的产能,而东北制药目前的VC产能不足1.5万吨。

“大、小企业都存在扩产,但主要还是大企业的产能过大。”健康网首席分析师周健表示,由于产能没法消化,目前下游经销商进货都趋于谨慎,增加库存的情况很少。

然而,在巨大的价格压力下,有一家企业仍明确表示明年还要扩产。山东天力药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天力药业”)销售部一位负责人对记者称,公司明年要将产能从1.2万吨增加到1.5万吨。“我们是亚洲最大的山梨醇生产商,还有自己的电厂,能源和原料成本都很低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即便是目前的VC价格,公司也不会亏损。

天力药业是山东联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。一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称:“今年银行贷款普遍收紧,行业内不少企业资金链都很紧张,只有他们这样有实力的企业还能撑。”该人士告诉记者,此前新增VC产能的河南华星制药厂今年也已停产。

政府“管不住”

天力药业年产山梨醇35万吨,是国内VC“四大家族”的直接上游企业之一。记者从该公司了解到,就该公司提供的原料换算,今年“四大家族”中,石药集团的VC产量约为3万吨,华北制药2万吨,东北制药近1.5万吨,江山制药1万吨。

再加上天力药业、安徽泰格生物技术有限公司、沈阳同联药业有限公司、郑州拓洋制药等几家企业的产能,合计产能将达十多万吨,对照2010年12万吨的需求及VC每年5%左右的需求增速,今年产能过剩局面仍然严峻。

“VC并不属于资源类,通过配额制与WTO的相关规定本来就有矛盾,所以行业的监管规定并没有起作用。”健康网总经理吴惠芳参加完今年的维生素产业会议后,曾在微博中称。

在2009年的VC扩产潮流中,河南华星制药厂、山东润鑫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等按规定无法申请到VC生产企业资格证,然而在设备建设完成后,照样开始了生产。张健表示,要拿到生产证件并不困难,产能一旦上马,地方政府总会给予批准。

面对监管乏力又难以自律的VC行业,石药等行业龙头都试图从下游突破。上述石药负责人告诉记者,去年公司维生素成药品牌“果维康”系列取得了超过两亿元的销售额,今年预计还有增长。然而一个细节是,去年石药在中央电视台大力投放的“果维康”系列广告今年“降格”到了地方台,对此该负责人也承认广告费用有所缩减,但并不承认产品销售扩展有困难。

“这些VC企业要彻底转型困难还很大,渠道品牌都不成熟。目前多在探索复合维生素或营养配方,提升VC的终端用量,以此带动需求。”